首頁
     談古論今
 
 

陳賢慶歷史專著   陳賢慶歷史專著   陳賢慶歷史專著   陳賢慶歷史專著

中華歷朝歷代 民國軍閥派系談
民國軍政人物尋蹤 亂世學人——民國文化界社團
文革死亡檔案1 2  3  4  5 6 悼亡詩里辨忠奸
我為什么參與寫作“張振漢” 跟隨紅軍長征的國民黨將軍
中國古代名人別稱趣談 以人為鏡——文人掌故及評鑒  
黃圃歷史文化 中山改革開放記實
 

陳賢慶古今雜談   陳賢慶古今雜談  陳賢慶古今雜談  陳賢慶古今雜談

一啖肉,兩口酒,四根煙 讀板橋家書所感
范母蘇母與劉母 贊贊杜環之美德
有感于魏徵 我佛慈悲
李存勖為何不能亂花錢 學學管鮑之交
晏殊的誠實 “懸新瓜”與“入青云”
家有藏書好處多 家中兩只狗
趙承熙案之聯想 古今納涼說
又到龍舟競渡時 讓文明之風永遠吹送
姓氏雜談 想起申奧往事
沒有英超的日子 乒乓雜說
美國也會塌橋…… 國慶隨想
10月21日,男足戰緬甸…… 從山西的票號、商人說到黑磚窯
從《雨中嵐山》到《仰望星空》 愿騙子少些“傻子”多些
“盜亦有道”說 從《公廁守則》引出的話
股市雜談 高考期間說“高考”
從官話到普通話 想起四年前的女足世界杯賽
58年前,光明戰勝黑暗 國慶節慶祝形式的變化
占卜算命看相及其他 說會風
投親靠友到臺山 湖畔詩社四青年
如果… 阿牛哥,別走!
盛世?亂世?濁世?…… 自撰墓志銘的大家
從法國音樂家的傷心淚說起 從啟功到冰兄
從麥崇楷想到辛公義 陽江黑幫案與“南海1號”出水
大快人心后之隨想 從“天山”引出的話
別讓好人再受苦難 “狂跳”實驗隨想
舊日那位小朋友 文革四十年祭
五一國際勞動節感懷 話說賀龍和張振漢
說說溫集祥 岳陽樓下廖家坡
有感于語文教師不會寫文章 一報兩貪官之隨想
他的名字叫“解放” 也談知青運動與知青
我經歷和感悟的“上山下鄉” 試論上山下鄉知青群體的精神生活
信件何遲遲 旅游區的騙術
范跑跑與楊不管 月到中秋
我的“買房愛國”行動 談毛的《蝶戀花-答李淑一》詞
等待開場 初涉“幼教”
也說“闋” 從陳紹基到許宗衡
松原是個啥地方? 我說鄧玉嬌案
我說29歲的周市長 又說“狀元”
我所了解的粵曲知識點滴 從韶關到烏魯木齊
我不了解邁克爾·杰克遜 十年醫保路,曲折且光明
中山新圖書館還需要建嗎? 忍不住也說說“快女”
有感于賈平凹的散文《秦腔》 戲曲的"慢"與生活的"快"
"公平"與"不公平" 從“亞洲第一爆”說到“爛尾樓”
有感于恩克之死 漫說“憶苦思甜”
“閱兵”漫談  相集《無奈的小村》觀后
我說“最牛滿分高考作文” 說說張輝瓚
今天才了解的納蘭性德 從京劇《赤壁》說到粵劇《小周后》
讀《黃昏哲學》 從張悟本到李一
都是老鼠惹的禍 2011年4月2日夜
是什么缺失釀成此悲劇? 一曲悲歌
由老馮文章引出的話 從三十年前的《畫筆春秋》說起 
“樂”與“情”  赴臺會親人 
九叔九嬸的故事 寫于120周年紀念日
歸國五十年 珍惜舊日情
他是暨大歷史的見證者 微信時代 
說“預測” 我說香港 
讀莫言的一篇演講 車災
也說說廣州新一軍公墓 少校已遠去……
說“哄搶” 說案例
從國足到國奧 文革五十年祭
談“接送” 橫琴酒店話今昔
秋深又說知青事 朱執信墓在文革的劫難  
從高鐵霸座男女所想到的 體育精神的作用  
想起香港那些影視明星們 庚子鼠年抗疫記事  
我的“金箭”電動車 說說公園的“噪音”  
     

陳賢慶“香山故事”專欄  陳賢慶“香山故事”專欄  陳賢慶“香山故事”專欄

香山自古多豪俊 中山八景、十景之春夏秋冬
教育興,鄉邑盛 中國人何時開始認識西方?
香山人最早提出建立“經濟特區” 香山人與外語學習
洋人自遠方來 華工血淚
拿破倫侵葡波及澳門 清代澳門涉外兇案
古代香山教育回眸 香山航空先驅:中國航空事業奠基人
話說廣澳鐵路 小欖賞菊雜談
天下糧倉 滄海桑田
黃圃為何曾冠以“大”字 安心黃圃赴家宴
想起當年花尾渡 “嶺南水鄉”抒懷
自梳女與不樂家 小欖鎮史事
路橋今日話滄桑 今日浮虛山
歌詩唱響東升鎮 話說“錢莊”
典當鋪今昔 藝術人生百姓同
詩人興會更無前 五十一年前他們是鄉人大代表
友誼因郵緣而結 郵緣引出的一段中日友誼
端午文化 如何過好端午節?
游故居,頌偉人 僑鄉處處耀僑光
香山美食 黃圃飄色
我佛慈悲,百姓安康 黃圃鎮鰲山友聲詩社舊事
樂入戲曲叢 唱得幸福落滿城
伶仃洋里贊伶仃 浮虛山上鼎高昂
坦洲文物也風流 “香山”及其他
浮虛山上元興塔 逸仙湖畔唱歌聲
安普靈與石岐天主教堂 女市長被帶走了……
朋友,你生活在一座幸福的城市 又到市老干大學開課時
從舊照片中追憶中中懇親會 管弦歌舞惹遐思
從小戲棚到大劇院 坐火車進京,也可“朝發夕至”
當年,她們落戶坦洲公社  從巴拿馬回來的古文源先生 
陳美娟成功的背后 從大車村走出的林守基
石岐城建古今談 大黃圃詩人詩社舊事
石岐西山寺  見證路橋連四方
見證石岐城建事 楊月樓案與《匯報》
張保仔及清朝海盜故事 當年,步行串聯到中山
香山的移民、分布及其風俗 中山縣解放記事 
   

陳賢慶“香山人物”專欄  陳賢慶“香山人物”專欄  陳賢慶“香山人物”專欄

林則徐與洪秀全 屈東序與留春圃
劉學詢與鐘榮光 無端狂笑無端哭
唐紹儀的“花園”情結 劉學詢與闈
神秘人物劉學詢 文化名家鄭道實
劉師復的故事 “品行學問都是好的”何乃中將軍
鄭觀應與《盛世危言》 香山人與百年世博夢
古鎮曾叫邦平鄉 從票友說到郭琳爽
歌盛會,憶先賢 參加過香港兩航起義的中山人
中山鄭氏,未盡傳揚 小欖李氏家族精英輩出
黃埔 軍校四期生何廣饒 值得永遠紀念的鄉賢
也值得永遠紀念的鄉賢 文人雅事宜傳頌
訪李老,記軼聞 高家俊彥宜彰顯
翰墨丹青伴晚晴 畫壇一“老雀”
他來自香港 當年落戶羅松鄉
中山這群愛樂人 劉達衡將軍其人
再說劉達衡將軍  說說陳天覺墓 
屈東序其人其詩   屈東序與大黃圃詩人
書畫耀秋光  孫中山革命的追隨者——蕭自豪  
保定軍校中的香山籍師生 寒梅璀璨粵謳傳
說說《山間鈴響馬幫來》 “不有留者,誰守社稷”—陳君葆
從上海歐陽路說起  
   
                                         陳賢慶“孫文研究”專欄
 一位偉人與一座城市 高峽平湖慰先生
極具“風流天性”的詩人 孫中山與石歧鎮
青年人,應“立志”“做大事” 頂天立地奇男子原版
孫中山的衛士們 孫中山遺體的一次遭遇
孫中山遺臟有故事 孫中山與五四運動
粵軍——南昌起義的主力 汪精衛與孫中山
關景良與孫中山(上) 關景良與孫中山(下)
馮玉祥與孫中山 孫中山與袁世凱何時首度會面
孫中山與粵劇及粵劇藝人 孫中山發展鐵路的愿望
孫中山與“閱兵” 孫中山與南洋
辛亥武昌首義是誰打響第一槍? 出師未捷身先死的彭劉洋三烈士
武昌首義與黎元洪的上  
“走近孫中山”系列(之一) “走近孫中山”系列(之二)
 

文史散文集《一位偉人和一座城市》序言及目錄

城市的文化記憶與精神守望——讀《一位偉人和一座城市》 (楊觀漢)

 
 

        知青“上山下鄉”運動研究

2008年(國際)知青學術討論會 “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研究綜述
當代知青專題研究述評 08上海(國際)知青學術討論會側記
“知青學”呼之欲出 倡議建立“知青學”
穩步扎實開展上海知青文化活動 知青運動與知青
也談知青運動與知青 試論上山下鄉知青群體的精神生活
我所經歷和感悟的“上山下鄉” 投親靠友到臺山
想起當年偷渡潮 知青多元化感情世界的探討
蹉跎歲月 知青的婚戀家庭和情感特征
淺談知青的時代價值 沉積的石頭
《南燕北鷹》的故事 他的名字叫解放
無處安放的青春 《南燕北鷹》帶出的四十年情誼
知青小記 知青下鄉的回憶與評價
博鰲峰會  也說博鰲峰會 
橫琴酒店話今昔 秋深又說知青事
寫于“上山下鄉”50周年 馮國慈知青哲理小品文  2  3  4  5  6
旅港知青穗強先生論談  
   

              陳賢慶“詩詞雜談”專欄

 
                                                           陳賢慶雜感隨筆
 

             陳賢慶“網絡流水賬日志”專欄

   

  返回首頁  

       

   

   

   

                     

 

 

 

不知道中國的昨天,就不知道中國的今天,也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明天……
 
1.gif (26791 字節) 
18禁真人床震无遮挡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