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南燕北鷹》

 

張穗強

 

陳賢芳與裴海榮決定結婚后,尚留在湛江徐聞勇士農場生產隊的陳賢慶,于19763月寫了這部長篇敘事抒情詩《南燕北鷹》,做為給妹妹新婚的賀禮。詩作是抄在一本長方形的舊教師備課本上,完全用手寫方式完成,全詩篇幅有70多頁,約70008000字。在當時仍處知青上山下鄉的環境下,在農場生產隊中完成《南燕北鷹》這樣的長篇敘事抒情詩,是相當不容易的。該詩描述了陳、裴這兩位廣州、上海紅衛兵在文革中相識和建立友誼的過程,展示了廣州、上海兩位知青1968年底響應號召,分別奔赴海南、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的 決心大志,歌頌了他們各自在萬頃膠林和北疆風雪中戰天斗地的事跡,更細致地描繪了這對南北疆知青9年來保持鴻雁相通,相互關懷激勵,錘煉真摯愛情的內心世界。《南燕北鷹》是一部洋溢著七十年代革命情懷、充滿浪漫主義色彩的知青詩作,凸顯出知青時代的陳賢慶的文學才華。

《南燕北鷹》完成后,作為給妹妹的結婚賀禮,陳賢慶當然最先是送給陳賢芳、裴海榮夫婦看,其后又曾送給多位知青文學好友閱讀。由于大家都較熟,故看后都很認真地在教師備課本后寫上自己對該詩的一些看法和評價,有的評語還寫得相當長。陳賢慶很重視筆友的這些評語,每篇評語他看后都用紅筆在文中作注釋和回應。由于當時整個社會仍處“火紅的年代”中,加之詩作大量采用了上世紀三十年代文學作品中慣用的愛情描述語句,這些評語今天重讀起來相當有意思。首先,作為詩作主人公陳賢芳、裴海榮閱讀完《南燕北鷹》后,均未見贊賞,反而嚴加批評,大致是指詩作小布爾喬亞,情調不對頭,脫離時代,脫離工農等等。 一位知青的評語,則指作者把自己妹妹塑造成“舉世皆濁、唯我獨清的小資產階級英雄”;另一知青筆友,更直指《南燕北鷹》“顯得蒼白”、“陳腐的、應摒棄的詞匯,以及舊觀念與革命意識摻雜在一起,使人感到喝了一杯氣不清、味不純的酒”……

我是《南燕北鷹》最后一位閱讀者,讀后也有樣學樣,在教師備課本上寫上我的評語。在當時的思想意識下,我一方面大加贊揚這對南北疆知青的愛情和扎根邊疆 之舉;另一方面,又因一向敬佩陳賢慶的文學才華而極力贊美《南燕北鷹》,但對陳賢芳、裴海榮在知青正掀起回城潮的形勢下,還去北大荒結婚安家就大潑冷水,甚至呼吁“社會應該挽救南燕北鷹”,更用《我的偏見》來作為評語的題目。我與裴小川在香港面敘時,特地向他講述了《南燕北鷹》的始末,并把《南燕北鷹》的部份篇幅影印件,及當年我對該詩的評語的復印件,一并托他帶回給其父母。陳賢芳收到這些東西后,很快用手機從上海給我發來短信:“我現在感受到,你三十年前寫的評語是完全正確的……”

 

 

 

 

18禁真人床震无遮挡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