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南燕北鷹”的后代聚香江

 

——回顧一段南北疆知青的愛情

 

旅港海南農墾知青 張穗強

 

筆友陳賢慶數月前給我發來電郵,稱其妹陳賢芳的兒子裴小川從上海來港公干,希望能與我見面,請教一些商貿方面的問題。第二天,我即致電上海與陳賢芳落實她兒子來港的會面安排。(知青摯友的后代來港相聚,當然要熱情接待,盡地主之誼。)

陳賢慶與我妹妹張穗芬都是廣東湛江農墾勇士農場的1968屆廣州知青,兵團時稱710團,與海南農墾各團場同屬廣州軍區生產建設兵團系統。1971年我也由海南農墾回穗探親,曾途經湛江農墾去該場探望妹妹,因而與他相識。陳賢慶酷愛文學,知青時代就擅長寫小說和詩詞,我曾向他拜師取經,久而結為筆友。今天,他已成為廣東作家、詩詞家、文史學者,出版了多部文學作品。去年他退休后,仍繼續從事文學創作和編寫書籍,并在當地的老干部大學教授古體詩詞寫作。

陳賢慶的妹妹陳賢芳,也是1968屆的廣州知青,她有著一段“南燕北鷹”的知青愛情經歷。文革初期,她認識了上海高三級學生裴海榮,兩人有了交往,結下情誼。1968年底的上山下鄉大潮中,陳賢芳從廣州來到海南島瓊海縣的東紅農場(廣州軍區生產建設兵團16),裴海榮則從上海去到北大荒黑龍江省虎林縣的854農場(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433),雖然遠隔千山萬水,這對南北疆知青一直鴻雁相通,經過9年的相識相知,19763月初陳賢芳終與裴海榮結婚。婚后不久,當海南農墾知青已開始大回城之際, 在愛情驅動和扎根邊疆之情懷下,陳賢芳毅然從海南的東紅農場遷到北大荒的854農場10隊安家,與裴海榮在那里建立起一個南北疆知青小家庭,19928月他們工作調動到855農場(兵團441 團),這樣,陳賢芳在北大荒又度過了17年的農場歲月,直至19948月才與裴海榮雙雙回到上海定居,這就是“南燕北鷹”的愛情故事。

有感于妹妹的遠嫁,陳賢慶曾于19763月寫了一首長篇敘事抒情詩《南燕北鷹》,作為給妹妹陳賢芳的新婚賀禮。詩中熱情謳歌這段南北疆知青的愛情。1976年,我已從海南農墾回到廣州,回穗探親的陳賢慶介紹我與正準備北赴黑龍江的陳賢芳、裴海榮夫婦在廣州相識。當時我剛讀完《南燕北鷹》全文,內心悲喜交集,感慨萬分。一方面,我給予這對上海、廣州知青夫妻真誠的祝福和鼓勵;另一方面,又為他們的前途深感憂慮和惋惜,也因此和賢芳夫婦結為好友。19814月,我曾到上海公務學習兩周,期間,我特地到裴海榮的上海家中探訪,受到裴家的熱情款待,并在裴家住了一晚,認識了裴媽媽和裴海榮的六妹裴志華,了解到當時仍在北大荒生活的賢芳夫婦一些情況。后來我在穗的工作幾經調動,小家庭多次搬遷,1990年又舉家來香港定居,與陳賢慶一度失去聯系,也不知賢芳夫婦的變動情況。

直到我與陳賢慶恢復聯系后,才知道他們已調回上海。裴海榮目前是一家企業的老總;陳賢芳則從事質量教育培訓,退休后仍返聘繼續工作至今。后來我更了解到,陳賢芳和裴海榮都是在1994年上海實施全面對外開放后,經一位上海知青推薦,作為人才引進的方式直接從黑龍江農場調入上海的。事實上,回滬前,裴海榮已是農場場級干部;陳賢芳則是農場科級干部,兩人均在當地完成了大學學業,屬國家干部編制,并具有經濟師的職稱。由此可想,在知青大返城后的十多年里,賢芳夫婦在北大荒又走過了一段多么勤奮艱辛的路程,回城后從頭再來,一路走到今天。

“南燕北鷹”的后代裴小川抵港后,第二天上午即如約來到我的辦公室,我倆談了很久,使我了解了他父母更多的情況。中午,我請裴小川在尖沙咀一家上海餐館吃飯,得知他已經大學畢業,并在一家上海外資集團任職多年,因工作頗有成績,已升任部門主管了,去年更已結婚,婚后與父母同住。裴小川個子不高,長得結實粗壯,給人樸實憨厚、誠懇大方的感覺,一看就知道是在農場出生、長大的孩子。望著眼前這位曾與父母在北大荒度過不尋常歲月、在南北疆知青愛情下成長起來的知青后代,我不禁心潮翻滾,思緒萬千……

我還特地復印了幾張《南燕北鷹》的詩頁,并把我1977年曾為《南燕北鷹》寫的評論《我的偏見》,以及陳賢芳當年在海南東紅農場時的農友金一虹(北京知青)、張曉陽(廣西知青)1976年為該詩寫的評語之復印件,一并托裴小川帶回給他父母。此外,我還帶給陳賢芳一封信。信中有一段我這樣寫道:賢慶寫的《南燕北鷹》是一段歷史,也是一段情,是它使我認識了你和海榮,所以,我很衷情這段歷史,也很敬佩你們的忠實愛情和知青足跡。我會永遠祝福你們和你們的后代。

是的,《南燕北鷹》固然使我認識了陳賢芳夫婦,也讓我們敬佩這段少有的知青愛情,但它今天卻給我們留下更多的回顧,留下對“上山下鄉”這段不尋常歲月更深刻的評價和總結。“南燕北鷹”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上山下鄉”大潮中的一朵小浪花,它無疑是美麗的,幸而結局也是令人欣慰的。然而,同“南燕北鷹”類似的更多知青歲月和知青結局,卻為當代歷史和社會付出了沉重代價,給人們留下難以磨滅的痛苦和辛酸。今天,當我重新讀起《南燕北鷹》,重新翻閱30年前為它寫的《我的偏見》,我內心又多了一份感慨,對上山下鄉和知青運動也多了一份認識,多了一份反思。

 

 

 

18禁真人床震无遮挡在线观看